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盛东辉博客

群氓总是被外表的事物所吸引,而这个世界里尽是群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,绝对干不了大事!  

2012-08-08 02:43:03|  分类: 旅途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欢迎光临盛东辉的博客
 

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 看文章标题,貌似很是意外吧,不过这是一句真话。

      我喜欢和年长的人交往,所以我的所谓朋友,都很老,因为我喜欢听故事,而年长者的故事,是我最喜欢听的故事,人生的无奈,叹息,曲折,意外只有他们知道,而年长,在任何领域的存在,都是一种社会财富。我又是一个非常真诚的听众,所以经常有许多“老朋友”把藏在自己心底的故事告诉我。

      下面就是一个“老朋友”的真实故事——故事的主角,就叫老朋友吧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老朋友今年已经68岁了,我20岁不到,就和老朋友经常一起聊天了,老朋友有两个女儿,如果不是因为两女儿都长的太难看,我可能就成了老朋友女婿了。老朋友现在自己开了一个茶楼,生意时好时坏,就像股市的波浪,但至少还是可以维持生计的,还有一点余钱炒炒股票,我偶尔手头紧的时候,还经常去老朋友这挪一挪的。

      老朋友年轻时候,中国社会也刚刚解放,人们刚刚开始翻身做主人。老朋友是个篾匠,手艺在我们这个地方,属于顶峰级的,那是真叫又快又好的。当时社会,手艺都是师傅带徒弟流传的,没有现在这样的学习班,自然,老朋友也带了几个徒弟,其中一个徒弟,名字叫张怀(化名),跟老朋友学了三年手艺,技术可以出师了,由于张怀没有自己找到活干,所以张怀一直跟着老朋友四处干活,一跟就跟了六年,这六年里,老朋友还给张怀张罗了媳妇,也算是尽了做师傅的责任了。

      后来,改革开放了,老朋友这个人脑子活络,觉得手艺这活不会发财,决定响应政府的号召,开始下海经商去了。于是师徒两来到城里,租了个房子,开始研究做生意的路径。我们这个地方盛产白术,老朋友认为这个可以自己倒卖或者去外地找客户帮助代理,于是老朋友出了一次差,去外地一趟,联系了几个客户,等白术成熟的季节,就叫他们来我们这收购。

      没多久,白术成熟了,农村开始了农忙,老朋友要回家收割,于是吩咐张怀,外地人如果回来收购白术,就马上带到村子里,老朋友回家去了,让张怀在城里守候外来的客户。

      老朋友回家干活没几天,就听村子里的人说他的徒弟在邻村大量收购白术,这个消息把老朋友吓了一跳,回家的时候,还和徒弟说好的,有客户来,就带客户来自己村子收购。当时的信息也没现在发达,交通基本靠走,通讯基本靠吼。傍晚的时候,老朋友决定去邻村看看情况,来到邻村,果然看见徒弟带着3个外地人在收购白术,这时候,老朋友就差点气晕过去,于是老朋友走过去说:张怀,我在村子里也收购了一些白术,你什么时候来拿走?这时候,张怀头也不抬,只说了句:师傅,要钱花,自己把白术拿到这里来!老朋友啥也没说,回家了,只恨自己这几年带了个白眼狼。这事就这样过去了,张怀这次收购,赚了几千元钱,当时的几千元,可是个天文数字,相当于现在几十万了。

       忙完农活,老朋友又去了外地联系客户,这次收获不小,联系了一个大客户,要收购7吨白术,按差价算算,这次生意老朋友可以赚一万来块钱。但这个时候,白术的旺季已经过去,一个村子没有这么大的量,需要几个村子收购才能完成这个数量。老朋友就去各个村子踩了下点,估计收购没有问题,就可以叫外地客户带钱过来了。

      某天老朋友一早起来,就看见徒弟张怀在门口了,还师傅师傅的叫的亲切,老朋友心里那个火大,直接回话:我没你这个徒弟!

      张怀:师傅,你答应不答应是你的事,师傅我还是要叫的,听说师傅有了一笔大业务?

      不管老朋友怎么吹胡子瞪眼,张怀就是赖着不走,说了一天师傅的恩情,老朋友没法,只好问张怀这次想怎么样。张怀告诉老朋友,上次收购的白术不少,那几个外地人付了定金的,差不多有6吨白术还没拉走,师傅急于要货,他收购的先给老朋友,外人的可以安排继续收购,给老朋友的,可以按目前收购价,这样客户不会跑掉,生意可以马上成交。老朋友想想也对,有现成的白术,就可以马上叫他的客户来提货,也可以免得夜长梦多。于是老朋友第二天说好叫外地人来提货,张怀第二天下午把白术拉到城里来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,老朋友的客户准时到了,可是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张怀的6吨白术,老朋友差点就急的晕死过去了。晚上,老朋友安排客户住下,自己四处寻找张怀下落,张怀没有出现。

      第二天白天,老朋友继续找了一天,不见张怀,而外地客户等的也很急了,开始怀疑是不是老朋友在骗他们。一直到傍晚,老朋友和外地客户在吃晚饭,张怀终于来了,又是一口一个师傅的。张怀说原来的6吨白术,被他的客户拉走了,要货的话,现在赶快安排收购,没其他办法。

       老朋友虽然气的半死,也没其他办法,只好和他的客户解释,原来看的白术质量不怎么样,要给他们收购一批上好的,客户这总算答应了。这个时候,张怀说,应该和客户搞个合同,收购的数量和价格以及白术的质量档次问题,客户认为也很有这个必要,老朋友也觉得这个提议合理。话一说完,张怀就拿出了合同,而且已经细节搞的很完整,外地人一看,非常满意,就签了字。而合同上,张怀自己的字早就签好了。张怀还对老朋友说:师傅,咱们谁签字都一样的,是不是?当时外地客户也在,老朋友也不好说什么了,而且张怀一来,就先向外地客户介绍了自己是老朋友得意的徒弟。

      天亮,张怀带着钱去收白术去了,老朋友陪客户在城里四处转转,二天时间,白术全部按数量收齐,客户带着白术走了。

       老朋友按差价一算,这次赚的,一万块钱是天打不掉了。而且心里合计好,以前的事情就算了,这次怎么也得给张怀三千元。晚上,老朋友找到张怀,准备师徒俩分钱的事情。老朋友还没开口,张怀就问了:师傅,你这次找这几个客户化了多少钱?老朋友一点没虚报,说花了四百多元,加上这几天的开销,合计六百多元钱。张怀听完,从口袋掏出七百元,说:师傅,这次给你七百元,零头你也别找了,拿着吧!老朋友说:这次赚的利润怎么分?张怀说:师傅,这次生意,合同是我签的,白术是我收购的,给你七百了,你还要怎么样?

       这次,老朋友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家的。

      后来,张怀去了北京,现在有一个很大的贸易公司,专门做出口,是真正的大老板了,在我们当地,成了传说。

      我们当地的驻京办官员,在北京都要张怀给罩着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   故事到这就结束了,也许有人想我说点股票,就看这个吧:

      http://dhui8008.blog.163.com/blog/static/313283822012635483302/

 

       投资需要的是眼光和素养,和其他都没关系。

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2299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