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盛东辉博客

群氓总是被外表的事物所吸引,而这个世界里尽是群氓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千金易得,一股难求  

2011-11-06 17:21:51|  分类: 火烤三国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欢迎光临盛东辉的博客

       三国的乱世,不但英雄辈出,也是谋略家辈出的时期,英雄和谋略家,互相倚重,互相衬托,一个大英雄,需要一个杰出的谋略家,一个杰出的谋略家,更需要一个大英雄。我们很难设想,如果诸葛亮跟了吕布会是什么样子,也很难设想,如果刘备没有诸葛亮是什么样子,也想象不出曹操没有荀彧和郭嘉等是什么样子,也想象不出孙权没有鲁肃是个什么光景!

       在纷乱的三国,各路英雄们就像股票,而谋士们,他们的选择,太像我们在市场中寻找牛股了。一个谋士,选择了一个好股票,就可以功成名求了,一旦选择了一个垃圾股,就身败名裂,死无葬身之地。而一步走错,很难再有回头路。所以我们看到,诸葛亮会等,庞统也会等,这个等待的过程,就是选择的过程,观察研究的过程,就像我们选择和研究股票一样的道理。

       我们看陈宫的选择,在三国的谋士中,他应该是个比较失败的案例,开始的时候,陈宫选择了曹操,这个选择,应该是陈宫第一次买到了超级大牛股,但陈宫没有抓住这个牛股,而是选择了放弃,原因很简单,因为陈宫发现了这个牛股的瑕疵,这个瑕疵就是因为曹操杀吕伯奢一家。然而陈宫在选择的参照上,是错误的,因为这个瑕疵,对于一个牛股,根本不存在成长性的影响,最多算是一个市场的小利空,但陈宫这个时候割肉跑了,用俗世眼光给出了出走的结论,事实证明,陈宫是错的,如果陈宫不选择逃离割肉,陈宫应是三国第一谋士。陈宫逃离后,再经过周折,选择了小盘股吕布,这个选择,是陈宫的第二个错误,也是最后的错误,这个错误让陈宫因此丢掉了性命,实在很可惜。陈宫选择吕布,是被其光鲜的外表所吸引的,吕布勇武,天下无敌,然而思想单纯,短谋少智,吕布虽然看上去很美,但不具备成大事的思维和性格,这是最大的缺陷,这一点是陈宫没有认真分析到的,也就是吕布不足以成牛股的先决条件,虽一时英勇,终无法在天下群雄眼下立足。一个英雄,如果不辨贤愚,最后一定是失败的,实际袁绍的失败也是如此。吕布占领徐州后不久,就和陈登父子混在一起了,开始疏远陈宫,这就是吕布之败的根本,吕布已经听不进陈宫的建议,败象毕露,此时陈宫选择逃离,倒是或可保命。当一个领导,不能听进谋士正确的策略和建议的时候,失败就会随之而来,所以曹操会说袁绍好谋无断,对于从善如流的曹操来说,曹操确实一个英明的领导。更多的人,直至自己致死,也没有想明白这些原因,而是更多的迁怒他人,或怪自己时运不济。这点,做朋友也是一个道理,当你许多正确的建议不能为朋友接受的时候,就到了选择离开的时候,再待下去,重则殃祸,轻则遭言语,绝对再无好事。

         诸葛亮跟随刘备后,刘备迅速崛起,鲁肃跟随孙权后,江东才变得真正大有可为。这虽然是一个谋士的功不可没,也是一个领导的知人善任之故,是否跟随一个英明的领导,是一个谋士最重要的选择,刘备死后,诸葛亮再有谋略,也护不起阿斗了。在遇不上英明的领导时,匆忙就职,还不如借酒买醉或者闲歌山林,远离是非的好,所以诸葛亮没遇刘备的时候,就在隆中唱唱山歌,庞统就整天烂醉如泥,此时非不想为,实在是无能为也。

        对于炒股来说,也是同样的道理,只要一个股票,具备以后走牛的特点,就不必再为市场的起伏而去担忧,复杂的市场环境,就像乱世,跌宕多变,非人力可以控制和左右,但只要股票优异的质地不变化,其实我们没有任何可以放弃的理由。而一不小心买进垃圾股,就可能是陈宫这样的最后一次,最后不得不在市场中消亡。

        许多时候,炒股,就像在识人,许多时候,识人就像在炒股。千金易得,一票难求,买进,是一种卓绝的远见,丢弃,更是一种空前的智慧!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508)| 评论(8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